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廿九.闍维火光现瑞相,千古一泰撼人心


  5月30日(农历四月十四),闍维涤华禅师遗体。
  早上7点多,有大连张居士、王居士、尹居士,淮安杨居士、润德居士、大觉居士、于居士,苏州袁居士、孙居士,一共9名弟子,来到窑洞前,齐诵《金刚经》一部和“摩诃般若波罗蜜多”八字真言,向师父遗体作最后告别。跟以往每天拜师情形不同的是,此时竟无一只小鸟飞来。按专司火化的朱果正老人指点,9名弟子分成两排,坐在距火化炉7、8米处。
  7点3刻点火,木柴点燃后,金黄色的火柱从火化炉烟囱中冒出,约有1米多高。
  炉火不停地烧着,约两小时后,炉洞口里,忽然出现一个圆圆的火球,像一个小太阳,向四处放射出一道道金黄色光柱。而后,火光中依次显现出许多极为奇异的景观。
  一.首先显现出涤华师的盘坐像,脸庞比生前胖而圆,因弟子们坐的位置略有不同,视角亦有所不同,但不管从正面还是从侧面看,见到的都是涤华禅师正面的容貌。涤华禅师的两眼,放射出多道金黄色的光柱,光柱闪闪烁烁,啐啐啐啐,像利剑一般,头顶戒疤处,也射出多条金黄色光柱。当涤华像显出来时,几个弟子不约而同地惊呼:“师父出来了!”
  二.接着显现出释迦牟尼佛正面和左右侧面的头像,头上肉髻呈蓝色,脸部及身体皆金黄色,比平时所见的彩色塑画佛像还要庄严。
  三.显现出弥勒菩萨盘坐像,大肚子圆鼓鼓的,活脱脱平时看到的那种大肚弥勒菩萨像。
  四.显现达摩祖师盘坐像,螺旋式的黑胡子,一直拖拉到脖子下面。
  五.显现六祖大师坐像。
  六.显现观世音菩萨像。
  七.显现济公活佛像,身穿黑色破衣衫,蹦蹦跳跳的,像个老顽童。
  八.同时显现出许许多多佛像,每尊佛像头部都有金黄色光环缭绕,显得庄严非凡,周围还有寺院宝塔。一位弟子脱口而出道:“哎呀,这不是诸佛菩萨显圣吗!”
  九.最后,在炉火的升腾中,出现两条路,一条直而短,一条弯而长,皆有层层台阶通向顶峰,路旁有点燃的蜡烛排列,从山下路边一直排列到山顶寺院。
  上述显像,持续了6个小时,每当图像变换时,炉中金黄色火焰都会猛烈地升腾一阵子。
  下午2点多,上海弟子陈居士、黄居士、张居士、吴居士4人赶到,此时火苗已很小,但仍看到了诸佛菩萨显圣和两条路的图像。
  至下午4点,火化结束。
  从上午7点至下午4点,除涤华禅师的13个弟子大部分观看了火化全过程,还不时有绍隆寺的出家僧尼、常住居士及施工人员来观看,凡看到者无不肃然起敬、叹为观止。
  晚上7点多,朱老将炉门打开,让里面的骨灰逐渐冷却。
  第二天上午8点左右拣骨灰。涤华禅师的弟子们将还有余温的骨灰移到一块大铁板上,用小木棍仔细拨着,拣出数十颗白色、黑色、紫色舍利子。之前,她们听一个出家人说,舍利子硬得很,摔不坏,砸不碎,要鉴定是不是舍利子,用铁器一砸便知,于是找了根铁棍,用力砸,果真一点不变形,有人还找了个盘子,笃笃笃,使劲往盘子里摔,蹦得老高,叮当作响,大家都说真的真的,真的是舍利子。谁知这样一来,将骨灰中许多美丽的舍利花都弄碎了,殊为可惜。
  烧火的朱老说:“我烧了多年焚化炉,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奇景,从来没有烧出过这麽白、这麽少、这麽轻的骨头,大骨棒一块也没有;像这样的全身舍利子,并且舍利花里还含小舍利子,我不但没见过,就连听也没听说过。我最常见的是,烧出後的骨头,都是灰蒙蒙的颜色,而且大腿棒是烧不透的。”
  在掰碎的头骨片中,发现有类似梵文或藏文字样的线条,有弟子拿着去问一个年轻的出家师父,那人带着点嘲弄口气说:“你们师父明明知道你们不识梵文嘛!要显,就显个汉字给你们看看嘛!”弟子一时竟无言以答。
  又过了一夜,炉洞里已完全凉透,定慧和大觉爬进去,将里面的骨灰及碎片全部扫出来,大家连同昨日已拣过的,仔仔细细再搜寻一遍,结果又找到一颗很大的舍利子和不少小舍利子。
  真照从骨灰里看到一块骨片,是反的,用筷子挑翻个身,看到上面有个字,是个“泰”子,十分清楚,就叫了起来:“哎呀,你们快来看呀,一个字,一个字,一个泰字!”大家一起围上去,捧在手里轮流观看,果然看见那骨片上有个“泰”字,字迹端正,字形凸起,好像用刀刻出来的,立体感很强,大小像一颗赤豆,十分清晰,十分精致。大家还发现,在泰字左上方边缘处,有类似梵藏文的字迹,在泰字正上方,隐约可见“卍”形字符。
  消息很快传遍绍隆寺,僧人、居士、香客及施工人员纷纷赶来观看,赞叹不已;法物流通处的韦居士送来一个首饰盒,让“泰”字骨片有了个临时的藏身之处。中午食堂开饭时,又有许多人都挤过来,轮流传看。有弟子问昨天那位年轻的出家师父:“看到没,我们师父骨头上显了个汉字!”此时那位僧人无言以对。
  有位老法师动情地说:“您们师父传法有道,教育弟子有方,难得有你们这样诚心的弟子。守灵几十天,听说有位弟子不怕丢了工作,也决心守灵尽孝到底,真是少见啊!”
  下午,真如、真信、真照、真空、大觉、瑞慧、敏慧七人,将涤华师父火化后的遗骨送到金山寺,请慈舟方丈过目,她们尤其要请老方丈看看那个不可思议的泰字,为什么对她们师父原先却是那样没有信心……
  慈舟一看涤华禅师焚后的骨烬雪白雪白,也不能不由衷地称赞:“你们师父了不起,全身都是舍利啊。”他取出一柄放大镜,仔细观看骨片上的泰字,自言自语道:“你们师父为什么不显个佛字,要显个泰字呢?不过,这个泰字也很了不起!”他又对涤华的弟子们说:“你们师父生前二十四小时都在用功,你们这些弟子应该好好向他学习。我是没有时间喽,整日忙忙碌碌……”
  养廉老看到这个泰字,双手作揖,非常高兴地说:“敬慕万行!”
  对于涤华师为什么要在头骨上留下个泰字,他的弟子们当时未及细想,过后琢磨,觉得这个泰字大有深意。
  前已说过,从辞典上看,“泰”字历来有多种释义,其首要之义,或者说,其原始之义,是六十四卦中一卦,其卦像为上面三短、下面三长,读为乾下坤上。坤,象征阴性,又象征为地;乾,象征阳性,又象征为天。依常识来看,天在上,地在下,而此卦地在上、天在下,完全是颠倒过来了。不过,正因为完全颠倒了,事物发展到极点了,就要向相反的方向转化了。当然,向对立面的转化,是有一定条件的,《易·泰》中称“象曰:天地交,泰。”王弼注曰:“泰者,物大通之时也。”这也就是说,天地相交之际,即为事物转化之时,且最终可臻大通之境。“否极泰来”一词,就表示了这种意思。“否”字也为六十四卦中一卦,其卦象是上下三长三短,跟“泰”卦正好相反,其卦义为不交。“否极泰来”,通俗点说,就是说恶运到尽头了,好运就要来了。
  他的弟子们以为,师父以其在五浊恶世中苦修苦行的高风亮节,留下这个“泰”字,隐含的正是这个字最首要、最原始的意蕴,以“否极泰来”来概括,跟师父的原意不会相差太远吧?他们也相信,涤华师以其正法眼藏,或许已看到了未来“否极泰来”这一天的新景象、新局面吧?人们有理由期待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。
  金山老和尚说的“佛”字,好当然好,留个“佛”字,也可激励后人增长对佛法的信心;不过,这样一个蕴含深意的“泰”字,岂不更合乎天地变化的大道么?岂不更能利益他身后的亿万众生么?
  将涤华禅师骨灰送回金山第二天,原先好端端的天气,忽然下起大雨来。有弟子提议,如能把师父火化后烧出的泰字,还有他生前的遗物,用照片和录像记录下来,让更多的人共沾法喜,该有多好!有当地郝氏姐妹俩,冒着大雨,以一片至诚之心,感动了镇江电视台的几位工作人员,扛着摄像机,来金山寺拍下了骨片上的泰字,还拍下了涤华禅师闭关房雨中漏水等镜头。几年后,小屋被拆,拍下的这些镜头都变成更加珍贵的历史资料了。
  古往今来,有些佛门大德圆寂以后,在他们的尸骨上,也有留下佛像、法器和经咒文字的,成为激励后人修学佛法的神圣证物。例如:
  十一世纪噶举派大成就者玛尔巴(1012-1097),一生培养了许多弟子,藏地妇孺皆知的米勒日巴就出自他的门下。他翻译了许多佛教经典,被称为古代西藏七大译师之一。据《玛尔巴译师传》记载,他把往生夺舍法教授给了米勒日巴,自己也曾在死鸽和羊羔身上进行验证,以夺舍法将人的灵识投入死鸽身上,死鸽当即就拍拍翅膀活转过来……86岁那年,有一天,他对众人说:“快把供品摆设好,那若巴上师来迎接我了。”等弟子把会供布置好,他结跏趺坐,施行往生法圆寂,灵识如一股青烟出头顶而去,火化之后,灵骨上显现九尊喜金刚化身,个个形态精致逼真。
  噶当派善知识嘉裕哇大师(1135-1198),是阿底峡尊者再传弟子敬安·楚称坝哇大师(1098-1163)的伺者,有一次,当他走到第3格梯级时,心中霍然清晰显现出无量经藏教义,得此内证,他深感对上师服役亦可得到无上功德。64岁时以狮子卧状无疾而终,火化时,烟火腾遍处到处出现舍利子,火化后,骨灰中出现许多骨质佛像和舍利。
  噶举直贡派创始人觉巴仁波切(1143-1217),天资超凡,四岁时就能读会写,8岁时修持密法,证悟了大手印。经多年苦修,修证不断跃上新台阶,簇拥在他周围的弟子、信众越来越多,西藏所有的领主,以及印度、汉地、木雅、果洛、霍尔等地的王公大臣都常来献供。75岁圆寂,荼毗后,心脏不坏,颅中脑液变成62尊奇巧精致的胜乐金刚曼荼罗。
  协饶峨(1177-1256),原名甲谟,属于藏地息结派中一个较有成就的修行者,7岁已成善巧念诵者,一日能念完一遍《般若二万五千颂》,10岁开始闭关修行。28岁,他将所有财物全部施舍掉,连一点食粮也不剩,去哲哇岗闭关苦修3年,身穿破衣,辟谷为生,缄口禁语,苦行勤修,获得证道征相和透彻觉悟。从49岁起,他开始广泛地宏播佛法。79岁去世,遗体火化后,骨灰中舍利无数,灵骨上出现许多胜乐双尊像和金刚瑜伽母像。
  更钦·笃布巴(1292-1361),是藏地觉囊派发展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。元朝皇帝曾专门派出使者,携带诏书礼品,万里迢迢上青藏高原邀他进京,他本人虽然未去,却以神通在元帝面前显身,传授了皇帝想得到的法,然后消失在空中。更钦·笃布巴去世前从容不迫地对弟子交待后事,面带微笑离开人世,他的遗体,香气扑鼻,发出清净白光,遗体火化时,空中出现彩虹,天降花雨,火焰燃烧声中能听到悦耳的法音。火化后,脊椎骨变成一尊圆满的时轮金刚,额骨上凸现马头明王,其它骨头上显有不动佛、释迦佛、提木度母、红文殊等佛像,还显有金刚杵、六字真言、大空五字、吉祥八宝等法器和经咒。
  麦彭仁波切(1846-1912),是近代宁玛派的一个大成就者,7岁时跟一个流浪汉一问一答,负责教麦彭仁波切识字的喇嘛衮在边上记下了小孩与流浪汉的对话----这就是后来被称为汇集显密甚深精要窍诀藏的《定解宝灯论》。麦彭仁波切晚年还提到这篇东西:“这是我小时候玩耍时写就的,现在看来,文句上可以有点不同说法,但内容还是很殊胜的,所以也就不必去改正了。”他一生撰写了大量佛教论典,藏文版《雪域语狮子全知大班智达麦彭降央南迦嘉措全集》中收入他的著作共有26函。去世前他对一个近伺弟子说:“当此浊世末法时期,说真话有时无人听,打诳语反有人以为真,故我从来没向人说及此事,今我实告你:我不是凡夫,而是乘愿再来的菩萨,为共同佛法和众生,尤为饶益密法才来应世的。”遗体荼毗时,香气扑鼻,虹光射空,在场所有人都看到了种种瑞相。荼毗后,舌头和眼烧不化,且自聚一处,显现出清晰的文殊菩萨相。
  佛法的真谛,是要证得空性、沟通法界、了生脱死、直登彼岸,并不以留下点什么东西为终极目标,但无可否认,修持成就者去世时,一般而言跟普通人就是不一样,不仅多为“好死”,即死得痛痛快快、清清爽爽,而且还会出现种种瑞相,如火化后出现舍利子、舍利花,有的心舌等焚而不坏。若不火化掩埋,在自然条件下一般能保存较长时间,以致成为人们所说的真身、肉身、肉身菩萨、金刚不坏身等等。至于能在尸骨上留下图像与文字者,古往今来,较能留下舍利子者更要稀少得多,在一定程度上可看作是更高成就的象征,图像与文字越清晰,勿容置疑,其内证的难度也就越大了。
  上述数例,在藏传佛教史上,多是些今日藏胞们耳熟能详的成就者,也是他们心目中众仰所归的崇拜者,自1300年前莲花生大师将佛法从印度、尼泊尔传来青藏,很快便在雪域高原上扎下了根,苍茫青藏成为一块全民信佛的圣域,千年以来,许多人依法修持,大成就者层出不穷。
  佛法传入汉地的历史,据记载已有二千年,二千年来,汉地也出现不少修持证果的大德高僧,有关大德高僧死后留下舍利、心舌不坏、肉身不腐的记载,累积起来,也蔚为大观。但死后骨头上留下清晰佛像或文字者,恕我孤陋寡闻,到目前为止尚未看到有这方面的记载。而涤华师骨头上留下的这个“泰”字,其无与伦比的清晰与精巧,是足可跟上述那些藏地大成就者相媲美的。有鉴于此,笔者称其为“千古一泰无名僧”,并用作了本书的书名。
  不过,讲到这里,当我们为涤华禅师头骨上留下的这个“泰”字叹为观止之时,可千万千万别忘了、别忽略了他临